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希望我们能遇见同一首歌.

lo上看到的,很美的星光。

冻水星

C2

时间过得很快,因为住院期间萧狸时不时来看望叶枫,她心里的那点对专访的遗憾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天,顾文灼的经纪人也来看她了,叶枫有点受宠若惊。

"你就是叶枫吧。"韩若看着病床上拿着零食吃得很投入的女生,不知道接下来的话怎么开口才好。

"恩,您有什么事吗?"
"我想,文灼的情况你也是了解的,如果你真的特别喜欢他..."叶枫越听越觉不对劲,"等等,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当时就算不是顾文灼我也一样会救的啊。"叶枫说完之后自己都有点心虚,她总不好说,其实是她救错了人吧?

"啊?"韩若有点惊讶,到底是她的段位太高,还是真的只是太善良了。"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她从随身的皮衣里掏出两张张门票,"这是顾文灼下个月演唱会的门票,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带着朋友一起来看哦。"

叶枫无奈,她可不可以说自己完全没有兴趣呢?比起这场演唱会她还是更喜欢看顾文灼和他"男朋友"的现场版。

但是这种话终究是不能说出口的,她还是在韩若期待的目光下笑着点点头,接过了票子。

等韩若走了之后叶枫开始犯难了,这门票给了她又不能卖掉,只能带着朋友去看了,那先去群里问问看有没有顾文灼忠粉好了。

——

xx:我的天叶子你没有搞错,顾小鲜肉的票你都有了,缺人的话这里举手。
xxxxxx:当然去啊,请假也陪你去。
xxxx:.......叶枫你是在炫富吗?
xxxxx:不去是狗。

她怎么忘了顾文灼惊人的影响力了呢?Vip包厢啊,5000都有黄牛收的好不好?

扶额ing......

叶枫妈妈进来的时候就看着女儿一副难以言说的表情,好像在进行什么巨大的心理斗争似的。

"枫枫,你有什么心事吗?"直到她拿着手机在叶枫面前晃了晃她才回过神来。

"啊?妈你怎么来了?"叶枫呆楞了一会儿,放下手中的门票,"还不是担心你在医院吃不好饭吗,对了,你最近和萧狸......"

"咯吱"的推门声在此刻显得更加格格不入,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伯母好,您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小枫每天都和我夸您烧的辣子鸡有多好吃呢。"萧狸顺过叶母手中的便当盒,留下叶枫一脸懵逼在风中。

"啊,真的吗?来枫枫你们俩聊呗,都这么久没见的老同学了。"叶母热情地拉过萧狸,起身准备走了。叶枫欲哭无泪,他们明明上午才见过好吗,萧狸怎么都不解释一下?

"那阿姨您慢走~"萧狸说完还不忘朝叶母挥了挥手,就在这时一双罪恶的小手伸向了萧狸的腰际,"你在干嘛?"因为萧狸本来就长得高,又是站着的,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叶枫好不容易才抑制住自己的鼻血,然后弱弱开口,"我,我只是想拿回我的午饭。"她指了指饭盒,可萧狸还是那个姿势,一点也没有要还给她的意思。

"现在是我的了。"萧狸的话让叶枫瞪大了眼睛,只见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另一个饭盒,递给叶枫之后,就一脸理所当然地对着叶枫的午饭开动了。

叶枫无奈,对着每天中午都能看见的荷包蛋猪扒饭下了口。

——

出院的时候萧狸没有来送叶枫,据说是因为他们医院国外的分部出了点棘手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叶枫心底有点暗暗的失落。

站在公交站旁边的叶枫看到旁边豪车接送的顾文灼开始感慨起来,有钱人和底层人民果然是不一样的,待遇都差了好几个档次。

天空中飘起了零零星星的小雨,叶枫心想遭了,她可没有随身带雨伞的习惯,只好拜拜老天早点雨停好了。

一辆迈巴赫开到了眼前,有点眼熟,这样想着的时候,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车里的顾文灼很冷漠,"上车。"可你也不能否认,就是这样看似冷漠的一个人,确确实实用实力吸引了一众老婆女友粉为他花钱,当然,还有颜值。

叶枫现在能理解他的门票为什么这么贵了,并且她时不时地能从反光镜里看到几辆挡着车牌的车一直稳稳地跟在他们后面。

上高速之前,念瓷让司机停了车,叶枫不知道她朝后面的私生吼了些什么,只是跟车的人基本都散去了。顾文灼脸上仍是淡淡的,没有表情。

还好她不是个爱追星的,不然看到自己爱豆被如此"折磨",她会忍不住上去打人的。

临走之前,念瓷突然朝叶枫冲了过来,对上她疑惑的眼神,念瓷才意识到这是自家老板又给她揽私活了啊。"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忘了告诉你,后天nature娱乐的专访,顾哥有时间,你可以拿着这个去我们公司找我。"

叶枫接过念瓷递过来的工作牌,怎么办啊,她不想体会采访顾文灼的痛苦了怎么破?

——

那就去找萧狸狸吧~

——

不定期更文
今天被人说没有情商了很伤心 谁也不能阻止我对大柴散发爱意吼吼~

「闻声」

一个短篇
bl

/

吧台边的那杯朗姆酒的味道
就像我把喜欢你的心情融化进糖果罐里
燃烧 分解 剥离 腐烂
/

就是这样我也还是很喜欢你
可能腐烂的人会天生吸引
我不是你的alpha,可你是我的omega。

/
窗外的夜色正浓 酒吧里的大屏幕上是一对对腐烂的男女 就算滴酒未沾的人看到也会醉。

/

霓虹灯光束照向我 下一个 是我
"绯色"是个很好的练嗓子的地方
这也是不通音律的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
大家都忘我 大家都不记得我 不会有人分辨得出这是谁的声音
而我 时常唱着唱着就开始观察起每一个人来  看着他们互相 亲吻 抚摸 过完了他们的一生 就是这样 我也觉得很有意思
比我之前幻想过的每一种生活 每一张脸都有意思

/
十一月过着十二月的天气
我在自己的独栋别墅的露天阳台上喝饮料
海景房旁边住着有深海恐惧症的我 这样我也很开心
卧室里我的爱人睡得很熟

"睁眼。"
我站在空旷的酒吧舞台上 长期的抑郁第一次带给我如此直观的 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
"再给我唱首歌吧。"
我朝声源处望去 那是我幻想中的那张脸 可是那张脸在从前 连梦中也不曾出现过
"孤独患者送给你。"
也...也送给我。

还有三句,只剩最后三句歌词了,现在脑子里只剩下孤独患者的配乐和追光者的歌词,可后来那张脸告诉我,那个时候我是在清唱。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也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我好累,头也好痛。

36个小时没有合过眼了,我再次闭起眼睛,脑海中有另一个我,在和熬夜君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我谁也没理 望向那张脸 和毒品 重叠。

——





茴茴草草寸断肠C1-C6

C1

http://circle805.lofter.com/post/1ee7ee9f_10671151

C2

http://circle805.lofter.com/post/1ee7ee9f_10739880

C3

http://circle805.lofter.com/post/1ee7ee9f_10829863

C4

http://circle805.lofter.com/post/1ee7ee9f_109a2a55

C5

http://circle805.lofter.com/post/1ee7ee9f_10b2de81

C6

http://circle805.lofter.com/post/1ee7ee9f_10d980f4

——

码一下原稿啦,以后要做改动就留个纪念吧。

冻水星

C1下

"醒了醒了,萧医生......"顾文灼的小助理念瓷提醒完医生之后复又转过来看着叶枫,加上之前因为对方救了她们家老板,感激自然是不用说的 。

刚刚听到萧狸的应答声,叶枫还不太敢确定,等到他转过来之后四目相对她才着实震惊了一会,说起来萧狸小时候是她的暗恋对象,但是当时他沉迷学习,没有做过任何回应,叶枫主动放弃了这段后台暗恋,倒也没有觉得有多遗憾。

这时候见到老同学,显然并不是一个叙旧的好时机。

"怎么,被我帅呆了?"萧狸弯了弯唇角,看了看叶枫有些苍白的脸,心疼的情绪很快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适度的微笑,好像真的只是来看望老同学的。

"恩,好久不见啦。"叶枫瞥了眼隔壁站着的念瓷,对方自觉气氛不太对,很快一溜烟地跑出了病房,还顺带关上了门。

"你妈刚刚打电话给我,让我接你回去。"萧狸收起了工作板,"不过,看你现在这个状态恐怕不行,今天就先好好休息吧。"他动作利落地帮叶枫拔了针管,递上了手机。

叶枫看着已经碎的不成样的屏幕,叹了口气,还是认命开了机给组长请假。

"萧大帅哥,请问我一周之内可以出院吗?"叶枫瞥了瞥看起来状态不怎么好的右腿,有些担心她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下周nature娱乐的专访要易主了。

"恩?"萧狸虽然好奇为什么她着急出院,还是认认真真回答了她的问题,"有拐杖应该没问题。"

叶枫知道他是在打趣自己了,好奇他为什么和出国前区别这么大的同时还是为自己的专访捏了把汗。

"叮。"
微信传来的消息是顾文灼发来的,"这次谢谢你了,和男神的见面还顺利吗?"

叶枫睁圆了眼睛,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了今天的面基"行程",转念一想,大概是念瓷告诉他萧狸的事情了吧。

真是的,一个个都这么奇怪。

叶枫回完了微信,才发现萧狸还站在病房里,顺手整理了一下隔壁床铺,邀请他坐下来。

结果当然是换来萧狸看智障般的眼神,他这次没有再给她面子了,"你好好休息吧。这是今天的晚饭。"

等到门再次紧闭,叶枫拿起萧狸留下来的便当盒开始狼吞虎咽,"萧狸的手艺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她谙谙腹诽,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顾文灼在给男二喂饭,她差点没把嘴里的猪排喷出来。因为顾文灼和男二演戏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气场,较之真人更甚,这对cp实在太配了啊,反正又没有女主。
叶枫觉得这对可以好好磕一阵子了,虽然顾文灼本人很讨厌。

不知道什么时候念瓷又走了进来,"诶,枫枫你也喜欢看老板演戏啊?"

叶枫深知自己刚刚的yy不是什么好事,吓得遥控板都掉了,然后觉得自己这样做实在是太容易令人误会了,又欲盖弥彰地关小了电视音量。

"呵呵,我随便调的台。"然后就看见念瓷一副我都懂的表情,"放心啦,我会保密的。"

她放下提来的两袋子水果,离开前还不忘冲叶枫眨了眨眼睛。

/

萧狸刚刚和同事调了班,无所事事的兜到叶枫的病房门口,路过的小护士有些奇怪地朝他望了几眼,像他这种后台又硬学历又高长得又不错的人来他们院实习自然很受欢迎,可惜人家一直都对同事很冷淡,对女同事更是疏离得很。
今天都来了她们这层不下三次了,还接过骨科医生的班,也不知道是来看谁的。

萧狸也只是瞥了她一眼,敲了敲叶枫的房门,捧着一束花走了进去。

叶枫是睡着了的,也有可能是想要自己睡着的。电视还开着,镜头扫过顾文灼,萧狸沉下了眼眸,拉过她没有打吊瓶的那只手,往里呼了口气。

叶枫心痒痒,手也痒,动作轻微地眨了眨眼睛。

——

纬度风声


C1

新高中的日子过得很快,浅盐渐渐熟悉了二中高二的节奏,也熟悉了,隔壁班的沿江川。

很奇怪,她再次见到的他的时候,他对她,对浅盐这个名字,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仔细试探了一番,又问过了沿江川的同桌,才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只能保留一周的记忆。

真可惜啊。她坐在沿江川对面吃饭,发出一声轻叹。也不知道他所有一周的记忆里,有没有吻过其他的女孩子。

可是要不是因为他不记得她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约到他啊。

沿江川遗憾地朝她笑了笑,很自然地挖出她盘里的牛肉,放到自己嘴里。

"喂,"浅盐的两只手死死地捏住他脸颊上的肉,罪魁祸首一脸懵逼地盯着她,"呜呜这是我最后一块肉了。"

沿江川嚼了几下,鼓起了嘴巴,"要不我吐出来?"

"快点吃你的吧,"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吃完带你出去玩啊。"

沿江川面对她一脸的兴奋,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才好,他们下午可都是有课的啊,又不是自习。

浅盐只是觉得至少要利用他们再次相遇的这段时间,让他,起码是某个礼拜的沿江川,记得永远的她。

压根没想过逃课是多么恶劣的一件事。

所以当他们翻墙出去之后被纪委抓回来之后,她还是没有意识到问题在哪里,估计是教务主任看沿江川长得太可爱了态度又很诚恳,压根没有数落过他几句。

浅盐刚想要开口认错,沿江川就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拉出了办公室。

"浅盐你是不是傻?"
少女自动忽略了少年语气里的焦急“你记起来了?”惊喜不亚于言表。

"没有。"他看见她的头一下子耷了下来,很快翻出手机相册里的照片给她看,少男少女的脸贴在一起,可是照片里的她是闭着眼睛的。

"因为我早就知道无论是多重要的人我都记不住,所以留了一手,想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才说啊,你可以现在就跟我发火,但是我不能看着你为我道歉。"大概是沿江川的眼神过于真挚打动了她,她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也什么也没说,只是搂着她,两个人的温度贴在了一起。

——
速度发文。


纬度风声

间歇性失忆少年✘嗜睡少女

楔子

「我初初见你 人群中独自美丽」

校车走得很快,停在我家附近的车站就走了,我还是和以往一样路过那条小河,河边没有那个打水漂的少年,天空也没有飘雨。

就好像我们的初次见面,从未发生过一样。

我没有再多做停留,急急地奔回了家,也许我的预感成真了,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因为在放下手包的同时我听到客厅里哥哥姐姐们在说沿江户一家搬家了。

呼,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是沿江户?
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当时我也没有将它和沿江川联系在一起。

直到我去了新的高中报道,我的同桌叫——沿江川 。

他歪头朝我笑了笑,我讪讪地伸出手,"为什么一直偷看我?"
嗯?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我可没有偷看啊,只是,只是站在树后面......"

他揉乱了我的头发,突然向我靠近。

梦醒了,呼。

该死,我是怎么在家里睡着的?
来不及考虑那么多,我拉过一辆单车就骑了上去。
小河,学校,沿江一家,都没有沿江川。

"还是这么笨啊。"我转过头,呆立在原地。

沿江川逆着光影 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们应该 是离得很远的吧

他的突然靠近 我的慢慢后退

他张开双臂 不再笑了

"来 给爸爸抱抱。"

浅盐朝着他飞扑了过去,眼泪浸湿了他的衬衫 。

他口中溢出一声轻笑。

"我要打你了。"浅盐有些嗔怒。

柔软的嘴唇贴了上来,沿江川先是惊愕,后来是更加发狠地还击。

——

先开新文了,坑过后再填吼。

《冻水星》

01
(上)

这场莫名其妙的山火
没有人停留.

叶枫接受采访的时候整个人都要蔫了,她刚刚把男神从废墟里拖出来,还要体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突然想起来上个月她采访的一个男演员,因为他个性冷淡不爱说话,她只能根据他的表情随口乱编,反正把他夸上天就不会出错了。

现在冒出来的记者和她当时走的路子如出一辙,exm,不要在这种时候模仿她好不好?

一只手拽住了她的衣袖,脏兮兮的但是有点好看,回头一看,这人不是她采访过的那个男演员吗?

那么,她之前浪费补水休息的机会救出来的人,不是她男神?

她突然有点无力,想着自己一个人在山上醒过来,手一动旁边的石头就滚了下来,她拖着崴了的右腿在爬上去的同时还要防止踏空。

就这样不吃不喝不休息惦记着男神去找他,放弃了洁癖,哦不,在她选择当前线记者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

现在的结果有点可笑,她当时大概是饿晕了吧,居然连人都认错了。

来不及看后面人的反应,她刚刚准备朝着 山冲进去就再一次晕了过去。

顾文灼有些无奈,他看到叶枫的时候确实惊讶了一阵,再被她死命拖出来的时候也很感动,可是这货怎么这么不要命,她之前找到他的时候形势就已经很严峻了,更不要提现在了。

扶额ing.......

他们现在算是共患难了吧,一起被抬上担架。

/

叶枫在昏睡的时候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声线好听的男神约她去青 山面基,然后突然着火了,万幸的是她和男神都被救出来了。

耳边的争吵声一阵接着一阵,她还是没能忍住,强撑着困意看看是谁打扰了她看男神的真面目。

——原来不是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