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茴茴草草寸断肠》

Chapter  1
[还记得那天,你误入我梦境]

中国·北京
凌晨三点

他穿着黑色的长袖衬衫,袖口挽到一半,坐在被窝里的他在黑夜里抖地像只猫儿。看不清表情,不过隐隐约约能听到抽泣声。
纪南茗还是没忍住,推开了他的门。

“哥,要不明天我就带你去找夏医生吧,还有...”她脸上小心翼翼的表情还是没有逃过宋南安的眼睛,“滚。”
这便没了下文。

纪南茗深知她的身份不能暴露,只好装作委屈的样子逃离了“现场”。



事情要从一个月以前说起,纪南茗还在三皇子府上坐客,那头她的手下就传来了太子谋反的消息。听那人的意思,很快,她恐怕也不能幸免了。真可笑,她手底下的人都是给太子哥哥养的,如今全都报到了她的头上。

没有白绫,没有毒酒,只有一把剑–断殇。

看到剑的一刹那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这是三哥还没送给她的及笄礼物。

第一次,剑从她手里滑了下来。

两个月以前,三哥摸着她的头,看着那把挂在书房的长剑,"南茗,这是三哥准备你及笄时送给你的礼物,你可喜欢?"

"三哥你真是的,这么早就告诉我了,还有什么惊喜啊。"
"要是到时我不期待了,那就都怪三哥你。"

"好,怪我。"

第二次,剑握了一半,怎么也提不起来。

原来那个时候三哥就已经想到了会有今天,原来,一直都是我傻,他是要提醒我,太子动手时别忘了自保。

明明他一直都知道,她是在为太子铺路。

可是他从未说过半句。

第三次,拿起剑的手,早已不受控制地把剑的尖端紧紧握住,她脸上却没了表情。是她亲手毁了这段兄妹之情,她们之间还有什么情义可言。只是,三哥也因此被连累,她该怎么放心地离开。

还没想好她该怎么办,剑就已经动了起来。

片刻,纪南茗的胸口已经被红色浸润。

断殇嗜血,她并不知道。

醒来时天已经亮了,胸口也没有血迹。断殇不翼而飞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何处。

刺眼的阳光恍惚间被一片阴影遮挡住。

你是新来的?一个年轻男子居高而上地望着靠在阳台上有些狼狈的她,眼神有淡淡的疏离,但更多的是敌意。
她想不通为什么他会有这种眼神,然而定睛一看,瞳孔猛地放大,这张妖孽的脸,不就是被他殃及的三哥吗?

以为她此刻的表情是心虚作祟,宋南安毫不留情地把人拖了起来,一路上纪南茗出奇地安静,其实不过是因为再次见到三哥不知道怎么面对罢了。难道,是三哥知道了真相,要报复她了?想着想着纪南茗只觉得脑子越来越乱,只听见耳边传来一句,“就先送你到这里了,以后玩换装游戏记得在自己的家里。”她似乎看见了另一个三哥,眼里有嘲意,笑意不达眼底,声音嘛,太过诱惑。

然而,在她还未缓过来之际,宋南安就已经把她像扔麻袋一样丢出了门外。

怎么回事?难道我是在梦里?纪南茗却又很快反驳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她觉得不太对,瞥向窗外的时候又被透明玻璃下的车水马龙吓了一跳。

这个世界,好像不是她的世界了啊。

不死心地她再次敲响了宋南安的家门,这次开门的却不是宋南安了,“姑娘你谁啊?从哪儿打听到南安家的地址的?趁南安还没发火快走吧...真是的,平时那些小姑娘还只是寄寄礼物骚扰他一下,今天怎么..."

“他已经发火了。”纪南茗指了指薛枳一背后的男人,触及到他愠怒的神色,想也没想直接跪了下来,“咚”地一声让宋南安的眼里也闪过一模异色,现在的小姑娘道歉,都这么直接的么?

“三哥对不起,是我太蠢了,连你的暗示都没听懂。太子的计划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还...”

"还什么?"如果说之前宋南安是觉得生气,现在他已经快被气笑了,难道他误会她了,她不是在玩换装游戏,而是演员?不过,如果对方愿意演,他不介意把这个当做他无聊生活中的调味剂。

薛枳一的眼里却划过一抹异色,这个小姑娘要不就是疯子要不就是想耍赖引起宋南安的关注,不过宋南安没有动作他也不好直接把人赶出去就是了。

"还把暗地里培养的一批军队借给了太子,帮助他攻城,三哥你要是想报仇,现在就是杀了我也无怨无悔。"说完纪南茗把头低了下去,身为皇家贵女,她的命运本就是个定数,况且本身自己就是"偷"了一条命来的,现在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那边宋南安看到她模样有些认真,偷偷戳了戳薛枳一的手臂,示意让他这个专业的演员继续下去。

不然,这么快让这场戏结束,他会觉得有些可惜。
薛枳一很快领会了宋南安的意思,不禁在心里摇了摇头,得嘞,宋南安愿意闹自己就陪他吧,也无妨。

"你抬起头来。"纪南茗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面带怯意,仿佛已经视死如归了。不过,这张脸倒是有一个好底子,他可以考虑签下她,如果她不那么犯浑继续在宋南安家里演戏的话。

纪南茗只觉得那双打量她的眼睛刺得她眼睛都疼了,怎么还不动手,她都已经不打算反抗了,难不成这人还不想给她留个全尸么?

"你一心求死我不拦你,可你这么做就是为了减轻你对你三哥的负罪感吧,这样吧,你年纪还这么轻,我给你指另一条路,也算是替你赎罪了怎么样?"

"啊?"纪南茗非常不解,看了眼宋南安,又看了看薛枳一,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就点了点头。只要三哥原谅她就好,做什么都无所谓。

薛枳一笑的有些幸灾乐祸,他翻了翻通讯录,很快就拨通了一个电话,不知道他对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是忽然就面色沉重。

果然,很快他就走了,回头的时候还朝宋南安扬了扬手机。宋南安只觉得好笑,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的,难不成他还以为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跟他有关。

"宋南安,你妈之前不是一直因为你妹妹的事儿犯愁吗?今天这不就有个现成的了吗?而且我看她身上好像什么也没有,除了那套衣服好像还挺值钱的,不如,就..."

这下,宋南安脸上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了。妹妹的死一直都是他心里的痛。要不是他因为年龄太小没有答应宋源和她的男朋友交往,她也不会和那个人私奔,最后出了车祸那个人还跑了。

起初他还能以宋源很得老师青睐,学业繁忙把她回国的事延后,现在时间一长,难免要露出马脚。直到前几天,宋母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一个劲地问他是不是宋源出了什么事。他只好说宋源生了一场大病需要静养,哪知道宋母一听,更坚定了要去国外看女儿的想法,寻思着怎么把这件事儿糊弄过去的他,最近也很苦恼。

纪南茗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可是他怎么老觉得,这姑娘不太正常,难不成是,穿越了?

他觉得有必要向考古专业的宋奕轩打听打听了。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