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茴茴草草寸断肠》

Chaperter2
[归宿&未知数]


今天北京天气不太好,伴随着一阵阵暴雨袭来的还有雷电橙色预警。

两个陌生人坐在咖啡厅里等雨停,好生尴尬。

纪南茗只盼对面的男子快快开口,她还急着去找三哥问话呢,没工夫在这里闲坐着,再说,这雨她又不甚在乎,以前陪手下练功的时候,就是把她的秘密基地淹了都无所谓。

可是往往事不能遂愿的时候,纪南茗只会用她的低气压“感染”别人。今天正好碰上,她还愁没人发泄呢。不如,就让这个闷葫芦遭罪吧。

这样的情绪表露在脸上。薛枳一却快坐不住了,一般他都直接把人约出来单独聊了,小姑娘们总会直接叫他帮忙带口信,做个媒人什么的。难不成,她不是对宋南安有意思?

在“你喜欢谁啊?”和“你的名字?”两个问题之前挣扎了一会儿,薛枳一还是没有变态地选择前者。

“呵。”纪南茗开始有些不解了,这人都和三哥熟到睡在一起了,难道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吗?

觉得薛枳一是在耍她之后,果断选择了离开。

可能是步伐有些匆忙,撞到了刚刚拿完咖啡准备走人的薛巧。

薛枳一很快用眼神示意,纪南茗这个倒霉蛋就被迫留了下来。在和薛巧这个看上去很温柔的大姐姐沟通了一下 之后,纪南茗准备跟着别人走了。

薛枳一没有动作,神色有些遗憾“这么快就被美色迷惑了?这个女人真有问题。”他很快给薛巧发了短信,大意就是让她想办法把人留下来,签不签都是迟早的事儿,还在最后夸赞了自己一番,都是什么我的眼光好吧云云。

薛巧受够了他这样自恋的脾气,很是随意地掠过了他的短信。不过还好,他们的想法基本一致。

谈完事情的时候纪南茗眼睛都累红了,长时间没有休息进食,再加上刚刚穿越过来语言上的不适应,着实让她失落了个够。

索性事情还算进展地顺利,她们当天就定了签合同的时间。

被送出公司的纪南茗脸色自然不好,她又没有可以去的住处,抬头望了望天。

她最终还是没有归宿吗?

薛枳一刚刚从薛巧那儿出来,就看见精神状态不太好的纪南茗,直接把人提上了车,送去了宋南安家。看着宋大爷的臭脸,他有些心虚地撇了撇嘴,“其实,我们公司已经在尽力帮她安排住处了,就是,现在暂时要麻烦你啦,你看,我开过来一路这么多粉丝追着呢,你不忍心怪我的对不对?”说完他还眨了眨眼,示意了一下。
宋南安略显无奈,看着薛枳一一刻也不肯多待的背影,他觉得自己这个做朋友的有些失败了。

叹了口气,还是认命地给纪南茗整理起房间来。

希望他这个未来的妹妹,会比较好说话吧。

床上的人一睁眼,眼前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吓了她一大跳,拉开窗帘,大大的落地窗外夜景很美,空中“嘭”地一声炸开的烟花,绚烂异常,可是纪南茗回想到自己在在不久以前和朋友一起放这个,现在却天人永隔,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摸了摸怀里还在的引石,她心安了一些。

希望可以找到它吧。

宋南安倚在门口,不擅长和女人打交道的他,竟然和纪南茗玩起了对视游戏。

玩到有些不自在的时候,他轻咳了一声,才想起谈判的事情。

“你能假扮我妹妹吗?”宋南安眼里的迟疑和不确定还是刺痛了她,现在,纪南茗是真的能确定三哥不记得她了吧。

“包吃包住吗?”声音有些哽咽,好像刻意隐藏的情绪一瞬间就会崩塌。

“嗯。”宋南安轻笑了起来,倒是不怎么介意这个来路不明的妹妹了。

纪南茗复又缩回了被子里,宋南安直接把她从被子里抓了出来,“走,出去吃饭。”

“我不饿,放开。”宋南安只觉得她眼睛红彤彤地,再加上一副饿惨了的表情,也不知道在挤兑谁。

径直走向客厅,打开了外卖盒。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