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茴茴草草寸断肠》

Chapter 3
[转机]

阳光有些刺目,睡在别人的床上倒是没有让纪南茗产生多少不安,只是天亮了才发现引石也亮了一整夜。

噫?怎么回事,不是只有断殇在附近才会有这种反应的吗?难道,断殇也穿越过来了?

抱着这些疑问,纪南茗看了眼还在深睡的宋南安,独自一人出了门。来了这里这么久,她都没有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呢。真是有点遗憾,也不知道,也不知道...

走着走着到了一个荒院,装修风格与宋南安家前面的闹市区已大有不同。反倒是,有点像古代那样的风格。

会不会,这里也跟断殇有关?纪南茗很快打消了这个疑问,她知道自己不该多想的。

几个小和尚在河边打水洗衣,见到她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一个和尚急匆匆地跑向了主院,另外几个虽没有停下动作,但是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不自然。

“足衣,足衣,我们要找的人来了。”只见刚刚还只是步履匆匆的小和尚已经把是跌跌撞撞地冲向了一个披着道袍的男子。

那男子斜睨了他一眼,“是天禅。”

“对对对,天禅大师,纪姑娘来了。”

足衣的手有些不稳,茶水有些泼在了他的手背上,“把她带进来,现在。”

纪南茗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这破院的主院雕饰怎么会和前朝王氏那么像。

还有眼前这个男子,虽然未曾见过,却又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她很快落座。

门外守着的小和尚手一直在抖,然而不断朝里探望并没有满足他的窥欲,时间被拉成了一条线,长的吓人。

纪南茗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然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她就说她的直觉没有错,这院里的果然是前朝遗腹,总算碰到同类了啊,这样的感觉,还不算太坏。

她没有带伞,只是按照原路回了家,预感到后头有人在跟踪,纪南茗反而不急了,反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都是她阻止不了的事儿,大不了她等会先不回家了,她看跟她的人谁敢动。

慢慢磨蹭了一会,雨才势如破竹,她也没有丝毫懈怠,一直注意着身后的动静。

等到人少了一些,只有二三的时候。她猛地向后冲,抓了一个就跑。

然而那人却是刚刚院里的小和尚,只说是天禅怕她不安全,她虽将信将疑,还是将人放走了。

回到家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坐在沙发上的宋南安脸色十分难看。

“你去哪儿了。”

“哥,我就出去兜了兜。”

“下雨了不知道在外面找个屋檐躲雨?”

察觉对方是真的把她当妹妹对待了,她才松了口气。

“哥,你还是笑一笑才好看。”

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她直接去了浴室,随手就把包搁在沙发上。

宋南安深深地望了她的背影一眼 ,看到纪南茗鞋底的泥垢和包里露出一角的手机,突然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这个哥哥当的也很失败。

她竟不是,那里的人吗?

纪南茗换好衣服走出来看到的就是宋南安含情脉脉地盯着她的包看,有点恶寒了。

转开视线看到一桌子的好菜,她想起三哥厨艺也是极好的,忍不住幻想起桌上炸酱面的味道。

吃饭的间隙,宋南安没有忘记问她手机的来历,以为她会糊弄自己,没想到居然直接把手机给了他认他拆卸,那他就完全不客气了,一边听着纪南茗讲话一边拆了个干净。

纪南茗讲到一半,看到他神色有些不对,推开阳台的门就把手机里的一个小玩意扔了出去。

“怎么了,那是什么啊?”

“窃听器,就是用来监听别人谈话的东西。你说的那个天禅,跟你是一个地方的人,那时候的民风就那么开放,未定亲的男女可以随便拉手?”

纪南茗沉思了他一会,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对了,那个男人手劲很大,手上还有茧子,有点像...”

“像什么?”宋南安离她又近了一步,倒是没有在意她的逃避了。

“像是常年习武之人。”纪南茗口气里隐隐有了七八分的确定。

“哥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去找他了。”比了三根手指,纪南茗有些心虚。“要不是相信他和我是同类人,我断不会把手递给他算命恒的。”

宋南安拍了拍她的头,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出去。

什么呀,宋南安手劲才大。

纪南茗朝他比了个鬼脸。

今天是签正式合约的时候了,因为纪南茗看起来真的不像有能力理解合约内容的样子,薛枳一把宋南安也叫上了。

再三确认过没问题之后,纪南茗很爽快地被签了下了。

她本人倒是没什么想法,换条路谋生也未尝不可,她本就不甘做一个被养在深闺后院的女子。

宋南安倒是提了很多意见,生怕这个妹妹初来乍到就被坑了。

“放心,不还有我罩着吗?”薛枳一眼神暧昧地朝宋南安看了一眼。

谁跟你哥俩好呀。宋南安翻了个白眼,实则还在为天禅的事情烦心。

往后的日子会更加美好还是...困难重重,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