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茴茴草草寸断肠》

Chapter4
[beginning]

七月的时候,纪南茗进组了。

看着横店的琳琅满目,她不禁有些怀念当初风平浪静的日子了。不过现在这样,好像也不坏。

前半部分拍摄进程都很顺利,偏偏有一场戏,纪南茗死活不肯演。
那就是在和薛枳一饰演的世子同寝时刺杀他。

宋南安被过叫来劝说的时候,着实愣了好久,薛枳一果然还是心太大了吗,连纪南茗不是现代人都不知道,还好意思找他。

而这边的纪南茗想的却与宋南安有些出入。

她不演,不是因为同寝,而是...刺杀。

其实她来了这边也有一段时日了,该接受的不该接受的,都接受了,更何况她清楚薛枳一,又不会假戏真做。

怕只怕她一不小心暴露了身手,而天禅恰巧能看到这一幕。那人虽不是好人,但同是古人这一点准没错。要是让他看出来了,往后要杀她的人就得翻一倍。

最后不知道宋南安怎么和薛枳一谈的,这事也就过去了。

——————————————————————————————

周末的时候,宋南安带“宋源”回了另一个家。

在饭桌上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的,只是宋父的一段小插曲让气氛一下凝固了起来。

“源源,你说两句英语唠唠嗑呗。”

宋源一脸尴尬,心虚地低下了头,宋南安以为她慌了,在饭桌底下悄悄地拉住了她的手。

“爸,源源前几天在组里出了点事,心情不太好,你就别凑热闹了。”

不知情的宋母也开口为女儿申辩道,“就是,我们源源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会,你就别瞎折腾了。”

一顿饭最后吃的还算顺心,只是临走的时候纪南茗有些愧疚,她不知道时间一长,她的负罪感会不会增加,宋源会不会怨她,抢走了属于她的三份爱。

宋南安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南茗,你也别想那么多,终归是我对不起源源,与你无关的。再说了,如果没有你,谁来哄我爸妈开心啊。”

不知是宋南安的“与你无关”还是“哄人”膈应到了纪南茗,她说话的时候也阴阳怪气的:
“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这么会哄人。”

宋南安的手一顿,才明白以前是什么意思,她到底知不知道,他不是她的三哥。

“你也还是和以前一样,很不会说话。”

他最后也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

纪南茗今天起的格外早,她的引石终于没有亮了。也不知道是还是坏。宋南安不在家,她一个人去了片场。

刚刚得了空休息,引石就震个不停,她还没来得及换戏服就上了出租车。

到了人兴繁闹的市区,她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要她怎么找。然而很快她就不用找了,人群自动拥挤了上来。好在还有足够大的缝隙,她强行挤了出去。

正想骂人的时候,引石又亮了,然而很遗憾 ,她跟着走了很久,却来到了一间图书馆。

她走进去的时候,看书的人偶尔抬起头,之后,就有一些一直盯着她看了。

惨,还好她还不火,脸皮足够厚的她找了一路 ,有时还要蹲下来看看,没办法啊,图书馆里动静也不能闹得太大了。就在她去厕所里找的时候,面前的一尊大佛让她不得不停下了步伐。

宋南安拦住了她,他觉得再不拦她,她可能连路也不看就就去男厕所了。

这个蠢女人。

“哥,你也在这里啊。好巧哦。”

“你不在那边好好拍戏,来这里干嘛。”宋南安突然有些严肃起来,像是为了防止她找什么怪理由,他提前找了一大堆,“别跟我说你是来看书的,你一个字也看不懂不说,有时间玩你还会来图书馆?”

“哥你嘲笑我,您不也日理万机的还来吗?”纪南茗有些不服气,凭什么她哥就是文化人,她就不行了。

“没为什么,跟我回家。”

如果当时纪南茗看一看包里的引石就会发现,它已经亮得可以闪瞎眼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