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茴茴草草寸断肠》

C5
[我怎样都依你]

纪南茗好像做了一个过分冗长的梦,梦里只有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陆。好像飘在空中,又好像沉在水里。

耳边传来的箫声吸引了她,倒不是出于对音乐的欣赏,只是以前试过用箫杀人于无形,现在,她有些好奇了。

一步,两步,前面人的反应极快,又像是故意放水等她隐藏自己的动机似的,可惜纪南茗功力尚浅,没有看出来。

一袭白衣胜雪,可是纪南茗固执地认为,他应该是穿黑色最好看。

“公子,我可以借你的箫看看吗?”纪南茗不知道为什么有隐隐的期待,一是陌生公子的模样,二是他奏乐的功力。

然而那位公子早就看出来她的心思了,故意磨磨蹭蹭地不肯转头,纪南茗深知这是梦境,如果她现在不抓紧时间,可能就再也无法见到这位故人了。

她快步跑上前去,原本短短的十几步路走的越发艰难,她看见,公子又在奏箫了。

暗暗握紧了拳头,他的功力恐怕只用了不到二成,就已让她几乎寸步难行,她不敢想象,如果.....

就是可惜了,如此灼灼风骨,该是怎样的美人啊?

果然,很快她便醒来。

好奇怪,有什么人会给她托这样的一个梦。
再者说了,她所认识的会奏箫的人之中,功力的深浅参差不齐,气质极佳的更是凤毛麟角,这位公子,究竟是谁呢?

该不会...

是她死之后的驸马吧。

冥,冥婚吗?

宋南安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少女抱着双臂坐在床上的一个小角落,一脸难以言说的表情,像是在沉思,偶尔也会低语,一会儿遗憾,一会儿兴奋。

她好奇怪。

而纪南茗发现了宋南安的存在之后,很快停止了对刚才的梦的回味,顺便在心里默默删自己一巴掌,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怎么还能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呢?她可不是自然死亡的,太子怎么可能还会给她一场令人满意的冥婚。

唉,她直接把怨气写在了脸上,直直地回望宋南安。

宋南安以为她有起床气,没有在意她不正常的表现。

想了想就先用了哄宋源的方法。
“好啦,今天我带你去放风筝。”

“为什么,不是纸鸢呢?”纪南茗喃喃出声道,思绪又飘回了梦中。

宋南安总算察觉到不对了,他轻轻推了推纪南茗的肩膀,效果...甚微。

直接把人拽了起来,“那我们不换衣服了,现在就走。”挑了挑眉,这下总该清醒了吧。

纪南茗回过神来,深深地望进宋南安的眼睛,像是要把他盯出原型来。

真奇怪,为什么宋南安和三哥的性格差这么多呢?难道,宋南安不是三哥转世啊。

那真是太遗憾了,她咂了咂嘴。又摇了摇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反倒是吓到了宋南安。

“你没事吧?”她下了床,把宋南安推出门外,“我换衣服了。”像是为了证明她没有多想,手中的哆啦A梦牙刷很熟练地拿反了。

————————————————————————

纪南茗已经深知自己没有多余的时间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到过去。

就当是放天灯吧 她这样安慰自己

站在草地上的时候纪南茗的状态已经好了许多,宋南安也强行被她改口叫了纸鸢。她放的时候眼神很虔诚,好像是寄托了什么愿望似的,宋南安竟也看得入了神。

空地上的世界好像在动,又好像静止了,那么,他的心跳呢?

TBC.

——✘

卡文了好久,希望可以收到一下意见和指正,毕竟动力也是很重要的,第一次占用文后的空间和大家聊天,以后继续一起玩耍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