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茴茴草草寸断肠》

《茴茴草草寸断肠》
[继续]
Chapter6

杀青之后的庆功宴如期而至,薛枳一带着纪南茗一行人其乐融融地开了包厢,准备吃完晚宴就嗨唱到天亮。

宋南安当然不准,他在纪南茗刚到KTV没多久的时候就给她打了电话。

纪南茗最近因为引石的事情一直提不起接受,听到宋南安叫她回去了,因为自己也不适应这里,索性就顺了他的意也好。

刚刚接完电话走出厕所,就有一个走路行径很怪的男人朝她扑了过来。

纪南茗确认了一下,的确不是什么认识的人,直接拿着手边的洗手液瓶子砸了过去。

对方也并不是什么善茬,提着她的手腕就要捶她。

另一边的薛枳一发现纪南茗去的时间过长,手机也打不通,放下手中喝了一半的鸡尾酒,出了包厢。

纪南茗也不甘示弱,狠狠地踹了对方一脚,还顺便帮他正了正骨,洗干净手之后才准备离开。

站在厕所门口的薛枳一隐了隐身子,目光迟疑地看着纪南茗离开。

——

坐上出租车的时候已经11点了,宋南安显然是没有料到她会这么晚回来。
“怎么枳一没有陪你回来?”
“他那种大红人,肯定有一堆人要上赶着巴结呢,不留在那里听别人吹到满意,他是不会回来的。”
“你很了解他?”
“没有,但是我看人眼光一向准。”
“那...你说说天禅是怎么回事。”宋南安的眼神有些不怀好意。
“哎呀不说了不说了,我好困困了,晚安。”

等到纪南茗把门关上之后,宋南安才从沙发上起身去了阳台。
“说吧,什么事不能当着别人面说?”电话那头的薛枳一迟疑了一会,还是决定告诉他。

“今天庆功宴间隙的时候,纪南茗被一个流氓缠上了......”

“她被流氓缠上了你就傻站着?我现在就去问问她。”

薛枳一听到那边传来的脚步声,语速很溜的把他看见的那一幕复述了一遍,怕他捅出什么娄子来。直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逐渐清晰,再次听见窗沿边的车水马龙才送了口气。

“不是吧,纪南茗这么猛,你不觉得跟她刚来你家的时候性格相差很多吗?”

“那你想怎么样?”

“明天我把地址发给你,我们当面聊。”

“..............”

宋南安看了看手边已经被挂断的电话,神色晦暗不明,难道枳一怀疑,她其实是隔壁公司的“间谍”吗?

有些荒唐的想法让他自己也笑出了声,正好碰上大半夜起来喝水的纪南茗,“诶?哥,你还不睡?”

宋南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很少有这么走神的时候,纪南茗有些奇怪,她直接走到了宋南安的旁边,拉过一张躺椅坐下,坐在一旁的人明显恍了恍神。一阵风吹过来,纪南茗盯着他的脸,忽略了之前听墙角时听到的对话,脑补出他墨色的长发随风飘扬,还有一点糊到了她脸上。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地离他更近了一点。

“你再靠过来,都可以躺在我的胸口了。”宋南安黑色的衬衫没有了领结的修饰,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若有若无的魅力,没有小说男主邪魅的一笑,可美人的一眉一眼都很勾人了。

纪南茗也觉得有些失礼,退得远了些,匆匆转移了话题,“那个,明天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

她没有束起来的头发和在他耳边呼出的一抹热气,不知不觉扫过他心里,有些痒痒的,很难受。

“恩。”

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但纪南茗知道自己不得不这么做,她不曾有过退缩的机会,眼下只有抓住每一个可能性,继续存在下去。

——

薛枳一派人跟着纪南茗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旁边站着宋南安,难道宋南安“叛变”了?
他抓了抓脑袋,不应该啊。

示意他们不要动作,误伤到宋南安就不好了。

——

纪南茗带着宋南安来到了一处森林公园,从随身的帆布包里翻出两件衣服,一件递给了宋南安。

“你一路背过来的?”
宋南安挠了挠头,抱着手里那套有点分量的古装,惊讶地看着纪南茗。

“不然呢,我捡的?”纪南茗扬起一抹兴味的笑,然后头也不回,慢悠悠地晃进了一座小院子里。其实她是怕宋南安反悔,那就不好了。

考虑到梦里那人穿的是素色衣服,她倒也没有准备太过艳丽的眼色。自己也拾掇了一下,换了一套宫装。

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宋南安心中疑惑更甚,这一身红白穿在她身上不娇不冲,刚想开口问她就被打掉了手。

“站到前面去,”纪南茗在一旁搁了三脚架,调好设备就缓缓走到宋南安身后。

“咔嚓”。少女的背影和绿色相撞,更浅了一些。她望着前面不远处的宋南安,心漏跳了一拍,好像....她喃喃自语道。

然而前面的那人像是不觉身后逼人的视线,等拍完照的时候姿态随意地牵着人走了。

临走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把衣服换回来 他怎么觉得,这套衣服这么像情侣装呢?

纪南茗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抿了抿唇想让他把衣服换回来,谁知某位大长腿直接加速走向了地铁站。

那就这样吧。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