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纬度风声


C1

新高中的日子过得很快,浅盐渐渐熟悉了二中高二的节奏,也熟悉了,隔壁班的沿江川。

很奇怪,她再次见到的他的时候,他对她,对浅盐这个名字,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仔细试探了一番,又问过了沿江川的同桌,才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只能保留一周的记忆。

真可惜啊。她坐在沿江川对面吃饭,发出一声轻叹。也不知道他所有一周的记忆里,有没有吻过其他的女孩子。

可是要不是因为他不记得她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约到他啊。

沿江川遗憾地朝她笑了笑,很自然地挖出她盘里的牛肉,放到自己嘴里。

"喂,"浅盐的两只手死死地捏住他脸颊上的肉,罪魁祸首一脸懵逼地盯着她,"呜呜这是我最后一块肉了。"

沿江川嚼了几下,鼓起了嘴巴,"要不我吐出来?"

"快点吃你的吧,"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吃完带你出去玩啊。"

沿江川面对她一脸的兴奋,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才好,他们下午可都是有课的啊,又不是自习。

浅盐只是觉得至少要利用他们再次相遇的这段时间,让他,起码是某个礼拜的沿江川,记得永远的她。

压根没想过逃课是多么恶劣的一件事。

所以当他们翻墙出去之后被纪委抓回来之后,她还是没有意识到问题在哪里,估计是教务主任看沿江川长得太可爱了态度又很诚恳,压根没有数落过他几句。

浅盐刚想要开口认错,沿江川就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拉出了办公室。

"浅盐你是不是傻?"
少女自动忽略了少年语气里的焦急“你记起来了?”惊喜不亚于言表。

"没有。"他看见她的头一下子耷了下来,很快翻出手机相册里的照片给她看,少男少女的脸贴在一起,可是照片里的她是闭着眼睛的。

"因为我早就知道无论是多重要的人我都记不住,所以留了一手,想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才说啊,你可以现在就跟我发火,但是我不能看着你为我道歉。"大概是沿江川的眼神过于真挚打动了她,她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他也什么也没说,只是搂着她,两个人的温度贴在了一起。

——
速度发文。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