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闻声」

一个短篇
bl

/

吧台边的那杯朗姆酒的味道
就像我把喜欢你的心情融化进糖果罐里
燃烧 分解 剥离 腐烂
/

就是这样我也还是很喜欢你
可能腐烂的人会天生吸引
我不是你的alpha,可你是我的omega。

/
窗外的夜色正浓 酒吧里的大屏幕上是一对对腐烂的男女 就算滴酒未沾的人看到也会醉。

/

霓虹灯光束照向我 下一个 是我
"绯色"是个很好的练嗓子的地方
这也是不通音律的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
大家都忘我 大家都不记得我 不会有人分辨得出这是谁的声音
而我 时常唱着唱着就开始观察起每一个人来  看着他们互相 亲吻 抚摸 过完了他们的一生 就是这样 我也觉得很有意思
比我之前幻想过的每一种生活 每一张脸都有意思

/
十一月过着十二月的天气
我在自己的独栋别墅的露天阳台上喝饮料
海景房旁边住着有深海恐惧症的我 这样我也很开心
卧室里我的爱人睡得很熟

"睁眼。"
我站在空旷的酒吧舞台上 长期的抑郁第一次带给我如此直观的 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
"再给我唱首歌吧。"
我朝声源处望去 那是我幻想中的那张脸 可是那张脸在从前 连梦中也不曾出现过
"孤独患者送给你。"
也...也送给我。

还有三句,只剩最后三句歌词了,现在脑子里只剩下孤独患者的配乐和追光者的歌词,可后来那张脸告诉我,那个时候我是在清唱。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也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我好累,头也好痛。

36个小时没有合过眼了,我再次闭起眼睛,脑海中有另一个我,在和熬夜君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我谁也没理 望向那张脸 和毒品 重叠。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