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未得到和已失去。

冻水星

C2

时间过得很快,因为住院期间萧狸时不时来看望叶枫,她心里的那点对专访的遗憾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天,顾文灼的经纪人也来看她了,叶枫有点受宠若惊。

"你就是叶枫吧。"韩若看着病床上拿着零食吃得很投入的女生,不知道接下来的话怎么开口才好。

"恩,您有什么事吗?"
"我想,文灼的情况你也是了解的,如果你真的特别喜欢他..."叶枫越听越觉不对劲,"等等,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当时就算不是顾文灼我也一样会救的啊。"叶枫说完之后自己都有点心虚,她总不好说,其实是她救错了人吧?

"啊?"韩若有点惊讶,到底是她的段位太高,还是真的只是太善良了。"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她从随身的皮衣里掏出两张张门票,"这是顾文灼下个月演唱会的门票,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带着朋友一起来看哦。"

叶枫无奈,她可不可以说自己完全没有兴趣呢?比起这场演唱会她还是更喜欢看顾文灼和他"男朋友"的现场版。

但是这种话终究是不能说出口的,她还是在韩若期待的目光下笑着点点头,接过了票子。

等韩若走了之后叶枫开始犯难了,这门票给了她又不能卖掉,只能带着朋友去看了,那先去群里问问看有没有顾文灼忠粉好了。

——

xx:我的天叶子你没有搞错,顾小鲜肉的票你都有了,缺人的话这里举手。
xxxxxx:当然去啊,请假也陪你去。
xxxx:.......叶枫你是在炫富吗?
xxxxx:不去是狗。

她怎么忘了顾文灼惊人的影响力了呢?Vip包厢啊,5000都有黄牛收的好不好?

扶额ing......

叶枫妈妈进来的时候就看着女儿一副难以言说的表情,好像在进行什么巨大的心理斗争似的。

"枫枫,你有什么心事吗?"直到她拿着手机在叶枫面前晃了晃她才回过神来。

"啊?妈你怎么来了?"叶枫呆楞了一会儿,放下手中的门票,"还不是担心你在医院吃不好饭吗,对了,你最近和萧狸......"

"咯吱"的推门声在此刻显得更加格格不入,空气有一瞬间的安静,"伯母好,您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小枫每天都和我夸您烧的辣子鸡有多好吃呢。"萧狸顺过叶母手中的便当盒,留下叶枫一脸懵逼在风中。

"啊,真的吗?来枫枫你们俩聊呗,都这么久没见的老同学了。"叶母热情地拉过萧狸,起身准备走了。叶枫欲哭无泪,他们明明上午才见过好吗,萧狸怎么都不解释一下?

"那阿姨您慢走~"萧狸说完还不忘朝叶母挥了挥手,就在这时一双罪恶的小手伸向了萧狸的腰际,"你在干嘛?"因为萧狸本来就长得高,又是站着的,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叶枫好不容易才抑制住自己的鼻血,然后弱弱开口,"我,我只是想拿回我的午饭。"她指了指饭盒,可萧狸还是那个姿势,一点也没有要还给她的意思。

"现在是我的了。"萧狸的话让叶枫瞪大了眼睛,只见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另一个饭盒,递给叶枫之后,就一脸理所当然地对着叶枫的午饭开动了。

叶枫无奈,对着每天中午都能看见的荷包蛋猪扒饭下了口。

——

出院的时候萧狸没有来送叶枫,据说是因为他们医院国外的分部出了点棘手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叶枫心底有点暗暗的失落。

站在公交站旁边的叶枫看到旁边豪车接送的顾文灼开始感慨起来,有钱人和底层人民果然是不一样的,待遇都差了好几个档次。

天空中飘起了零零星星的小雨,叶枫心想遭了,她可没有随身带雨伞的习惯,只好拜拜老天早点雨停好了。

一辆迈巴赫开到了眼前,有点眼熟,这样想着的时候,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车里的顾文灼很冷漠,"上车。"可你也不能否认,就是这样看似冷漠的一个人,确确实实用实力吸引了一众老婆女友粉为他花钱,当然,还有颜值。

叶枫现在能理解他的门票为什么这么贵了,并且她时不时地能从反光镜里看到几辆挡着车牌的车一直稳稳地跟在他们后面。

上高速之前,念瓷让司机停了车,叶枫不知道她朝后面的私生吼了些什么,只是跟车的人基本都散去了。顾文灼脸上仍是淡淡的,没有表情。

还好她不是个爱追星的,不然看到自己爱豆被如此"折磨",她会忍不住上去打人的。

临走之前,念瓷突然朝叶枫冲了过来,对上她疑惑的眼神,念瓷才意识到这是自家老板又给她揽私活了啊。"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忘了告诉你,后天nature娱乐的专访,顾哥有时间,你可以拿着这个去我们公司找我。"

叶枫接过念瓷递过来的工作牌,怎么办啊,她不想体会采访顾文灼的痛苦了怎么破?

——

那就去找萧狸狸吧~

——

不定期更文
今天被人说没有情商了很伤心 谁也不能阻止我对大柴散发爱意吼吼~

评论

热度(2)